文原创

图片网络

初恋只是人生的昙花一现

但会留下终身的情感纠缠


生长在70年代的我,初恋发生在90年代初,那时港澳台音乐席卷大陆,一首李春波唱的《小芳》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辫子粗又长……。


而我如歌一样,爱上了村里一个姑娘,而她的名字戏剧性与童安格的歌曲《耶利亚女郎》同音不同字。


很远的地方有位女郎名字叫做耶利亚,有人传说看了她的眼睛,使你更年轻,如果你得到她的拥抱,你就永远不会老,为了这个神奇的传说,我要努力去寻找……。


当然我不用去寻找,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的初恋情人就在眼前,也经常有事没事往她家跑,当然她父母也不会反对,毕竟在家长的眼里,我们还是毛头小子,何况我们过完年就远踏异乡。在村时间不长,所以像客人一样对待。


在那青春时代,爱情总是雾里看花,让人羡慕向往美好,神圣而又羞涩,难以诉口表白,那份心灵情感。


虽然在有限的春节时光里,而我们经常在一起见面聊天,虽没说情与爱,但彼此间留下那初恋的感觉,在爱情朦胧的阶段如徐佳莹歌曲《潇洒地走一回》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红尘啊滚滚……何不潇洒走一回。


过完年当我将出发远行之前,我约了她去了趟县城,看了场电影并在公园游玩,拍了张合影当作友情留念,留下我们的青春爱情的足迹。


伴随着韩磊的一首《走四方》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一村又一庄,看夕阳落下去又回来,地不老天不荒……。我踏上了北上列车到达天津,而她做裁缝去了南京,虽天津南京一字同音却在相隔千里。

一首郑智化的歌曲《星星点灯》之时唱出了我的心声。抬头的一片天,是男儿的一片天,曾经在满天的星空下,做梦的少年,不知道天多高,海有多深却发誓带着你,远走海角天边……

相隔千里,阻挡不了我的思念,彼此的牵挂与问好,虽没有尹相杰《纤夫的爱》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毕竟书信成了我们的交流,见证了我们的友情。

俗话说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十个男人九个傻,而我也是其中,竟风风火火闯九州,从北方天津奔回南京就为见她一面,虽曾经我在南家呆过半年,有地址寻找她更容易,她见我到来,特地请假,我带她游了中山陵与雨花台。留下了我俩的足迹南京。当晚我又踏回北上列车天津。

伴随着时光流逝,年轮增长,我们的初恋爱情,像断了线的风筝,但各自有了归宿,留下遗憾留下念想,永存于心难以忘怀。

一首毛宁的歌曲在耳边回荡《涛声依旧》带走一盏烈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无助的我已经疏忽了那份情感,许多年后能不能接受彼此的改变,留连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