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了卢克索的神庙,我们前往美丽的度假圣地红海,一路上阳光、沙漠相伴,不过这次不是撒哈拉沙漠,而是阿拉伯沙漠。世界上第一和第二两大沙漠都汇聚埃及,所以埃及是当之无愧的沙漠王国。

撒哈拉沙漠在尼罗河西岸,而阿拉伯沙漠在东岸,留给埃及的生存空间仅有尼罗河及两岸。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尼罗河,埃及的所有国土都会是沙漠,无论是撒哈拉还是阿拉伯沙漠都会连成一片。因此尼罗河不仅是埃及的赠礼,更是埃及的救星。

相比满地尽是黄金甲的撒哈拉沙漠,阿拉伯沙漠裸露着黑色的岩丘像是被炽热的太阳烤焦了似的,远处的山脉黑乎乎的连成一片,在观赏上显然逊色了许多。

好在没过多久,车窗外一片蔚蓝色的海洋映入眼帘,红海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局面。左边是烈日黄沙黑岩,右边是温情脉脉的红海,顿时一股清流通过视觉传递到心头,整个人都觉清爽了许多。在路上已经能感受到一边是海水一边是沙漠的奇观。

眼前的红海明明是一派风光秀美的蓝色海洋,何来红海?就这个疑问咨询了度娘,它说是海内的红藻,当发生季节性的大量繁殖时,使整个海水变成红褐色,因而叫红海。

红海还是地球上最年轻的海。大约2000万年前,由于地壳运动使得阿拉伯半岛与非洲大陆分裂开,印度洋水倒灌进来,诞生了红海。难怪红海看起来如此清新靓丽,湛蓝的海水像孩子的明眸一样清澈、纯洁、有活力。在红海上丝毫也找不到太平洋们浩瀚、苍茫、浑沌的眼神。

大约5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赫尔哥达红海度假酒店。感觉像坐了回时空穿梭机,从几千年前的古埃及法老时代穿越到了现代化的今天。在赫尔哥达,沿海岸线布满了豪华度假酒店,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放松着神经,享受着阳光、沙滩、碧水……。

酒店环境很好,几十幢小楼矗立于海边,高高的椰树下,绿草如茵,花径通幽。隔三差五就有一个泳池,泳池中还带有酒吧,但似乎没什么人买账,人们都一股脑的涌向红海边,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

漫步到海边,金黄色的沙滩上,棕制的遮阳伞下躺椅已排排坐,悠闲的人们一边日光浴,一边看书的、玩手机的、听音乐的、还有干脆躺着睡大觉的。

穿过遮阳伞,眼前的海色丰富多彩,海水的颜色随着深度变化而变色,深浅不一,蓝绿相间,清澈透明,时而浅绿,时而浅蓝,时而湛蓝,时而深蓝。远处彩帆叠影,游船点点,真是美轮美奂呀。

一条长长的、笔直的栈道通向海的深处,走过去,完全融化在大海的怀抱中,任海风轻盈抚慰,海浪微波荡漾,人们像大海的宠儿被拥抱着呵护着,幸福满满的溢出心头,洋溢在游人的脸上。

尽管水温有点低,可还是禁不住大海的诱惑,下水游了两圈,每每当头潜到水下时能看到周围五颜六色的小鱼儿与你一起畅游,还有美丽的珊瑚礁伴着,很是奇妙,海上海下的世界同样精彩纷呈。

海面上漂浮着一具具人体,那是玩浮潜的,他们带上泳镜和呼吸管,长时间趴在水面上,一边晒着后背,一边在静静地观看五彩斑斓的海底世界;天上挂着一个个降落伞,那是玩海上跳伞的;远处沙漠里还有开越野车狂奔的。这海陆空三军在红海聚齐了。

傍晚时分,在沙滩上散步,走在软软的沙地上,欣赏着夕阳下的海景,一幅幅大片进入镜头:孩子们玩沙的身影、专注的神情;海燕在天空中翱翔,时不时的来个俯冲;玩累的海鸟落在遮阳伞头上歇息望风;还有在沙滩上跑步锻炼的;岸边草地上伴着轻柔的音乐练瑜伽的人们……。

西边的天空已经泛出了红晕,映衬出西边的海岸优美的弧线,海面平静如丝,鲜有潮汐的红海看上去总是那么温柔恬静,加之它宜人舒适的气候常常令游者感觉是在人间天堂里漫步。

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再次走过花径、沙滩,走过长长的栈道,酒店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声音,偶尔有几声海鸟的叫声,红海还未完全苏醒。

6点30分,相期而遇的日出来了,一个小红点跃出海平面,越来越高,越来越亮,越来越大,渐渐地把整个天空和海面映的彤红,此时红海真的是红色的海洋,此时的红海才名副其实。

这会儿,太阳又将东边的海岸映衬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给大地披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海鸟的叫声越来越密,天色渐渐的亮了,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吃过早饭,我们上了玻璃船,去看五彩的海底世界。玻璃船有两层,上面一层在海面上,可以欣赏海上风光,下面一层在海底,又叫底舱,是观看海底的地方。

按照船上的规定开船五分钟后才可下到底舱,底舱是个倒梯形体的玻璃舱,便于观看海底的景色。最先看到的是珊瑚丛,千姿百态的,有的像树枝站在礁石上,有的像一团菜花贴在礁石上,有的像一个超大的蘑菇,有的像菊花,那圆滚滚的一坨像人脑,还有的连成一大片铺在海底。

珊瑚的颜色也是五颜六色,有蓝色、黄色、绿色和红色……,海里还有许多美丽的鱼儿在多彩的珊瑚丛中游来游去,美极了!

这种色泽鲜艳、闪着亮光的、且体形骄小的是珊瑚鱼。

不时的有潜水员潜到海底喂鱼,招来大量的鱼群前来抢食,场面蔚为壮观。

置身于五光十色的海底世界,身边被色彩绚丽的珊湖、海藻、种类繁多、花花绿绿的鱼儿围绕着,还以为到了圣经中的伊甸园。在这里真真的领略了大海的博大精深和海洋生物的多样化,感受海底世界的妙趣横生和精彩绝伦。

在红海又过了两天悠闲地日子,这天早饭后,我们就启程前往埃及首都开罗。下午在开罗参观了三个古老的教堂,其中两个基督教堂,一个犹太教堂。

埃及是个宗教国家,85%的人信奉伊斯兰教,15%的人信奉基督教。据说在古埃及法老时代还有信奉犹太教的以色列人,但由于不堪忍受法老王和统治者的奴役欺凌,早在三千多年前他们的主流就已逃离埃及,经西奈半岛去往迦南,也就是今天的巴勒斯坦。这段历史在《旧约》的第二卷《出埃及记》中有详细的记载。

这座建造于公元8世纪的犹太教堂在罗马军队入侵后曾遭破坏,之后由阿拉伯人班耶兹拉重建。教堂里的希伯来文记载了11—12世纪犹太人的生活场景。如今犹太教在埃及已经消亡,这样的教堂恐怕也仅存一二,只能作为历史的教科书供后人学习了解。

第二天一早因大雾封路,我们改变了行程,参观了埃及著名的纸莎草画店,观看古老的造纸过程。其实早在中国汉代发明造纸术之前的两千多年,埃及已经广泛使用纸张了,这在之后的埃及博物馆图坦卡蒙墓中出土的大量纸莎草画可以了解到。

那唯美的画面,鲜活的神话人物,艳丽的纯天然颜料,还有最传奇古老的纯手工纸张,谁又能说这不是埃及的国宝,只因埃及的国宝实在太多,随便亮出哪一个都能覆盖它的光芒。

大约接近中午方才云开雾散,我们启程去亚历山大。一路上能看到些工业的模样,高耸的烟囱,宽大的厂房,大型的露天机械设备,同时也带来了密集的人口和污染,尼罗河水流到开罗时已经远没有上游那般清澈,天空也没有那般透亮。

埃及有九千万人口,其中四千万聚集在首都开罗,只因这里能找到工作机会。唉,这是跟北京得了一个病,现代工业文明带来的大城市病,好在北京已经觉悟正在纠正,可开罗还在轰轰烈烈地走着北京的老路。无奈,毕竟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毕竟要先解决了温饱再说。

很快就到了地中海边的亚历山大城,亚历山大既是一个城市的名字,也是一个人的名字,这座城市和这个人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亚历山大是古希腊马其顿帝国的皇帝,因能争善战,仅用了11年就把版图扩张到横跨欧亚非三个大洲的超级帝国。

亚历山大率军打到哪里,就把被占领的城市用他的名字来命名,据说,他先后命名了13个亚历山大市,光在印度就有两座。但是保留至今的就仅此一座,就是我们今天游览的这座地处埃及最北部地中海之滨的城市——亚历山大。

先来到庞贝石柱,进入大门,一片荒凉的高地上一根巨大的擎天柱进入视线,两边各有一尊狮身人面像匍伏着,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庞贝石柱。石柱原是萨拉皮雍神庙的一部分,建于托勒密王朝时期,没多久神庙被毁,只有石柱保存下来,巨大的石柱在这里站了1600年,早已成为航海者心中的航标。

千百年来,亚历山大经历了沧海桑田,许多著名的古迹或成废墟,或销声匿迹,唯独这庞贝石柱巍然挺立,如今成了亚历山大城的标志。

看过庞贝石柱,又来到了亚历山大灯塔遗址,世界七大奇迹中有两个在埃及,排名第一的吉萨金字塔,和排名第七的亚历山大灯塔。今天这灯塔早已被地震摧毁的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阿拉伯式城堡。

但是它曾经的辉煌早已记录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这座135米高的建筑是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建筑。它不带有任何宗教色彩,完全是为民用导航而建,每当夜幕降临,灯塔的烛光照耀着整个亚历山大港,保护着海上的船只安全航行而不被触礁。

遗址上现在的城堡已经成为埃及航海博物馆,从一些图片资料上可以了解到,2000多年前亚历山大港的繁荣景象:海湾中百舸争流,帆墙如云,在高耸云霄的灯塔导航下,一艘艘海船正鼓帆进港的场景。

距离灯塔遗址没多远就是亚历山大图书馆,很难想象在2300年前,这里居然有一座藏书70万卷的图书馆。可惜,古罗马凯撒大帝的一把火,烧毁了埃及托勒密王朝,也烧毁了这座图书馆,连同馆藏的数十万卷藏书。终止了一个时代的灿烂文明。

亚历山大人到底是经过书香熏陶过的,2000年后仍没有泯灭自有的文化传承。在他们的努力下,图书馆在1995年得到修复,1996年建成并向民众开放,由于行程安排,我们并未入内参观。

约莫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地中海边的蒙塔扎王宫花园,这里曾是埃及末代国王法鲁克的海滨行宫,如今是亚历山大著名的观光景区,王宫是一座华丽的佛罗伦萨建筑,园内林木茂密,奇花异草,曲径通海。

与张扬着强烈视觉色彩冲击的红海相比,淡雅平和的地中海却透着一股温柔婉约的美。如果说红海是激情四射的美少女,那地中海更像温婉典雅的美少妇。

站在岸边远眺地中海,此时夕阳正鼾,粉红色的天空衬出一片片云朵,美不胜收呀!岸边相互依偎的情侣们也为这海岸平添了几分浪漫、温情,真是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今天是在埃及的最后一天,上午参观埃及博物馆,集中感受一下埃及古老而伟大的文明,博物馆馆藏的各种文物有 30 多万件,陈列展出的只有 6.3 万件,以法老时期的文物为主。

馆内共有两层,设有 50 多个陈列室。一层按埃及古代历史的断代顺序展出了从古王国时期(公元前 2686 年至公元前2181 年)到公元五、六世纪的罗马统治时期的珍贵文物。二层设木乃伊、珠宝、棺木、绘画、随葬品、纸草文书等专题陈列室。

每个博物馆都有自己的镇馆之宝,比如,卢浮宫的断臂维纳斯、蒙娜丽莎。埃及博物馆也不例外,其镇馆之宝当属帝王谷的图坦卡蒙墓中出土的珍奇宝物。

图坦卡蒙的金棺是用204公斤纯金制成的,是人类历史上最精致、最伟大的金制品。在他死后,王室用三层棺匣来装殓他的尸体。博物馆里收藏有最内层和最外层的棺匣。金棺外面涂着彩漆,雕刻细腻,精美至极。

年轻的图坦卡蒙9岁登基,18岁突然死亡,在位时并无多大功勋。然而,死后却脱颖而出,成为古埃及众多法老中最令后人知晓的人物。原因是他死后巧妙的埋葬方式(他的墓在另一位法老墓的下方),外表极为低调且内部极为奢华,成为迄今发现的唯一没有被盗过的古埃及王陵。

图坦卡蒙陪葬品的奢华精美程度和数量都无以伦比。黄金棺椁、黄金包座、黄金床、黄金椅子等等,金碧辉煌。其中,最为珍贵和经典的要数以11吨纯金铸造的黄金面具,它完全按照法老的脸形打造,其工艺之精细华丽即便放到今天也是无可挑剔的!

有关图坦卡蒙陵墓的神秘传说,后世还在延续着发酵着,据说在墓葬发掘的十几年间,共有20多位与墓葬发掘有关的人因疾病甚至是精神错乱崩溃而死。难道真有传说中的绝命咒语,让我这无神论者也倍感茫然。

来埃及之前,曾在喜马拉雅吴晓波的音频节目中听过这么一段:说古埃及人重死不重生,他们坚信,人生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居留,而死后才是永久的享受。

来到埃及后的确验证了这点,古埃及的法老们从登基那天起就下令建造他的陵墓并且不断扩大直至死亡。联想到在阿布辛贝神庙门口那把生命的钥匙,恍然大明白,他们之所以热衷于死后的事是因为他们坚信死而复生。不愧是一代君王,站的高看的远,不像我等俗人只能活在当下。

这就是前面说过的用纸莎草制作的绘画和文字。从象形文字看应该是法老时代的文物,因此距今有三千多年的历史。

埃及博物馆从面积,藏品数量上都无法与世界四大博物馆相比,但是,随便拿出一件都有三四千年的历史,而且人家货真价实都是自己出土的,没有买来的抢来的掠夺来的,就从这点足以秒杀大英博物馆们。

从埃及博物馆出来前往开罗郊区的吉萨金字塔,这是今天的重头戏,也是整个行程的重头戏,它应该是人类建筑史上最伟大的奇迹了,没有之一。

迄今为止,在埃及共发现96座金字塔,最大的就是我们今天去的、位于开罗郊区吉萨的这三座金字塔:胡夫金字塔、哈夫拉金字塔和孟卡拉金字塔,这是一家三代法老的陵墓。为了来生之信仰,法老们把自己的家族变成了金字塔建造世家。

其中的胡夫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是第四王朝第二个国王胡夫的陵墓,建于公元前2690年。距今有4700年的历史,在1888年巴黎建筑起埃菲尔铁塔以前,它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136米。

金字塔底座每边长220米,三角面斜度52度,塔底面积52900平方米,塔身由230万块石头砌成,每块石头平均重2.5吨,最大的重达160吨。据说10万人用了30年的时间才得以建成。

塔身的石块之间没有任何水泥之类的粘着物,而是一块石头叠在另一块石头上面。时至今天,仍然很难用一把锋利的刀刃插入石块之间的缝隙,所以能历数千年而不倒,真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

更令人吃惊的奇迹,并不是胡夫金字塔雄壮的身姿,而是那些看似巧合的数字和数学定律。塔的底部周长除以其两倍的高度,得到的商为3.14159,这就是圆周率,它的精确度远远超过希腊人算出的圆周率3.1428,与中国的祖冲之算出的圆周率几乎是完全一致的。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机巧重合的数字发生在这金字塔上。

难道这些都是机缘巧合,也许正是这些合情合理的数学定律使得金字塔的设计更为科学合理,以至于能屹立几千年而不倒。这种数学与建筑之间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金字塔,也许正是古代埃及人智慧的体现。

站在巨大恢宏浩瀚的金字塔前,一股莫名的高深莫测油然而生。几千年前的古埃及人有着怎样超高的智慧,伟大到让今天的科学技术也难以解释,令人怀疑今天的我们到底是进步还是后退了!

金字塔前,安详地匍伏着斯芬克斯,这个有着法老面容、饱经风沙的狮身人面像,仰望着东方,注视着尼罗河的远方,守护着尘封已久又永远解不开的谜团。它身上条条的斑痕是时间的流水还是岁月的风沙,我们不得而知,就让它带着它的秘密与日月同辉吧!

晚上,离起飞还有点时间,去逛了下开罗最大的集市——哈利利市场,里面的商品皆中国制造,走了个过场,看了看热闹就登机了。

十天的埃及之旅结束了,问自己埃及到底是怎样的埃及,萦绕在记忆中的,是尼罗河多情的柔波,是耸立于世界各地的方尖碑,是看不见的亚历山大城灯塔,是黄沙上屹立千年的金字塔,更是斯芬克斯雄霸的目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