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定下了以色列之行,距离出发还有一周时间,亲戚朋友都好奇为什么去这种国家?不安全,多危险啊,面对关切的询问,我通常无言以对,除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只能默默的在心里说:抱歉,我的世界你不懂。每个人一生都应有一个深入骨髓的爱好,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光阴岁月,旅行便是我此生的酷爱。尤其喜欢古老独特、原汁原味的地方,写满岁月沧桑的人文古建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大千世界形形色色,红尘滚滚各有所爱,理解与不理解都正常,游鱼怎么懂得飞鸟对天空的向往,无论别人觉得多么疯狂的事,只要我认定了,即使头破血流,仍会毫无顾忌地一往直前。

多数人希翼的平平淡淡,绝不是我理想中的生活,蜗居对我而言仿佛死水微澜,无聊到窒息,我喜欢有向往,有悬念,有远方的日子,记不清在哪里看过一段话“人生不过四季:春夏秋冬;生命不过三天:昨天、今天、明天;生活不过两天:白天和黑天。”人生何其短暂,追寻内心的召唤,执着地走自己的路,去我渴望的地方。

  12月3日在北京首都机场登机,书和相机是我最好的旅伴,旅行多年,从没有厌倦过漫长的旅程,难得独拥的静好时光,尽享阅读带来的欢愉,放逐心灵, 沉醉书香,不觉时间飞逝,7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在此转机飞往以色列。

  一个半小时后重新登机,飞机滑入跑道,发动机慢慢加速,可是没有预想的飞起来,而是突然停下来,随着引擎又几次加速,仍然没有起飞,疑惑间无意中透过舷窗,竟然看到几辆救火车和救援车急急驶来,开到我们的机尾处停下来,几个维修装扮的人登上飞机,隐约嗅到一丝燃油的味道,会不会是漏油了?乘客们一脸狐疑,机舱内的气氛有些紧张,一刻钟后飞机离开跑道,慢慢滑回航站楼前,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广播下机。重新回到候机厅,大家议论纷纷,试想如果真的起飞了,后果不堪设想,看来我们都是福大命大之人啊,为故障被及时发现而庆幸,为劫后余生而满怀感慨。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另一架飞机缓缓靠近登机口,开始倒装行李,天边渐渐泛起了朝霞,黑漆漆的长夜已逝,危险似乎也随之而去。

  比预定时间延误三个半小时,飞机起飞了,窗下掠过白雪茫茫的西伯利亚,我的以色列之旅还没开始,就跌宕起伏,真是充满了戏剧性,如果真的出事了,大概会有很多人以我为例,说教给身边的人,还是安安稳稳在家安全啊,看看某某某,就是爱折腾,出事了吧。这些年也经历过很多突发事件,但毫不影响我的人生信条,但求生命的宽度,不求生命的长度,宁要瞬间的精彩,不要永恒的平淡,这就是我。

  6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机场,前后共计飞行13个小时,入境时经过严格的安检和盘问,终于踏上这块遥远神秘,动荡不安的土地,以色列比中国慢了6个时区,颇有偷得浮生半日的感觉。

  特拉维夫是以色列第二大城市,建于1909年,虽然只有一百年的历史,但却是以色列最国际化的经济中心,现代的摩天大厦间,世界上有86个国家在此设大使馆,没有一个国家在首都耶路撒冷设使馆。进入以色列第三天的12月6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并将把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引起轩然大波,全世界一片哗然,巴勒斯坦民众街头抗议,更印证了我的以色列之行不同寻常,这是后话暂且放下。

  从特拉维夫驱车不足10分钟,进入雅法老城,这是以色列最古老的城市,公元前5000年就有人类居住,站在汽笛声声的雅法港,遥望高楼林立的大都市特拉维夫,现代与传统在这里碰撞融合,繁华与古朴交相辉映,演绎出别样动人的风景。

  漫步海滨,任海风温柔轻抚,呼吸清新的空气,公元前2000年雅法就是地中海的重要港口,从古至今海上贸易十分繁盛,地中海位于大陆中间,促进了古埃及、古希腊、罗马帝国等的文明发展,著名的航海家如哥伦布、麦哲伦等,都出自沿岸国家,老城中高大的古灯塔,充满诗情画意,见证着历史的沧桑巨变。

  踩着石板路,穿行于狭窄的古堡小巷,如同穿梭于时光隧道,斑驳的光阴似乎没有在此留下任何痕迹,伴着耳畔的海浪声,千年岁月,悠远情怀,融合着优雅的情调,令人沉迷。

  中世纪的圣彼得教堂矗立于海边,这是一座法式天主教堂,为纪念耶稣的门徒彼得而建,1799年拿破仑在与埃及和叙利亚战争中,占领过雅法,并在这个教堂居住过。

  以色列位于世界板块中心,亚非欧三大州交汇处,1948年宣布建国,北靠黎巴嫩,东临叙利亚和约旦,西南为埃及,边境线纵横,多个阿拉伯国家将它包围,始终得不到国际认同,阿拉伯世界对其极度仇视,身处其中,战事不断,四面如敌。

  以色列一半以上的领土为沙漠,黄沙漫漫,滚滚尘埃,单调的色彩中,偶尔闪现野山羊的身影。

  建国近70年来,贫瘠的沙漠之国,焕发出蓬勃生机,发展迅速,国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为数众多的科学家、思想家和诺贝尔得主,以及遍布世界的巨富大亨,无不显示着犹太人的精明与聪慧。

  这是犹太居民区,以色列古时候称迦南,是世界上唯一的犹太国家,四千多年前亚伯拉罕带领希伯来人,在此开始游牧生活,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后改名以色列,就是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提出了神教信仰,并成为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精神始祖,这块土地也成为三教的发源地。其后一场遍及全国的灾荒,迫使希伯来人就是古犹太人移居埃及,在那里他们的后代沦为奴隶,400多年后摩西率众逃回故国。公元前十世纪大卫王成为以色列联合国的第二任国王,建都耶路撒冷,根据《圣经》记录,耶稣就是大卫的后裔。三百多年后以色列不断地被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等国占领,公元前一世纪被罗马帝国统治后,更遭受血腥大屠杀,犹太人被驱逐离国,流亡世界各地长达两千年。而其国土也发生着变化,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战胜罗马帝国,在此安居乐业,形成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犹太人掀起回归浪潮,受到二战纳粹屠杀600万犹太人的影响,犹太复国的理念获得国际同情支持,1947年联合国通过决议:将巴勒斯坦地区分为两个国家,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分别拥有55%和45%的领土,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归犹太人,耶路撒冷归联合国统一管理,以避免争端,但被定居近二千年的阿拉伯国家断然拒绝,回到故土的犹太人与当地巴勒斯坦人矛盾不断激化,暴力冲突升级,以色列独立战争爆发。其后的五次中东战争,每次都是以色列获胜为结果,实际控制领土越来越大,直至以武力攻占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宣布其为永远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现今以色列实际控制面积是2.5万平方公里,人口850万,其中犹太人口630万,虽然也有极少地区聚居,但基本上都是按宗教和种族分布,白色隔离墙那边是穆斯林区,高高的宣礼塔和圆顶教堂分外醒目。

  进入海法市,以色列第三大城市,闻名遐迩的巴哈伊花园依山而建,背靠有"上帝之山"盛名的卡梅尔山。巴哈伊信仰是一个独立的一神论宗教,其创教先驱为巴孛,1850 年巴孛被波斯当局处决,其遗体被教友辗转隐藏多年,于1899年运抵海法,1908年开始修建巴孛陵寝,工程断断续续达百年,最终在2001年落成,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登上旖旎的卡梅尔山顶,金色半球穹顶位于白色圣殿之上,夕阳下熠熠生辉,宛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一级级梯田式花园,从山脚至山顶绵延千米,姹紫嫣红的鲜花,苍翠欲滴的松柏相映成趣。

  这里没有宗教陵园的肃穆,也没有尘世花园的喧嚣,简洁明快,对称和谐,白色大理石台阶位于中轴线上,宛如一条玉带穿梭于层叠之中,沿线树木、草坪、水池、花盆、雕塑等工整地分布两侧,洋溢着浓郁的波斯风情,凌空屹立,享有“空中花园”之美誉。

  面朝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海风徐徐吹来,橄榄树间传来鸟儿的轻啼,美丽的山城尽收眼底,海法,希伯来语意为“美丽的海岸”,它也是以色列最大的港口城市,还是巴勒斯坦的重要海港。

  一轮皎洁的满月从天边升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惊诧今夜之大而圆,月下的巴布圣殿,华灯璀璨,圣洁静美,巧逢80年来第八大“超级月亮”,可惜对于摄影菜鸟的我,实在拍不出令人震撼的美片,只能望月兴叹,将其瑰丽沉入心底,篆刻上永恒的记忆。

  这几日走过以色列,随处可见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住宅门廊栅栏上鲜花怒放,如影随形的花香,宛若身处明媚的花园,丝毫感觉不到这是一个极度干旱缺水的国家。

  令人吃惊的是街上行道树多是柑橘树,一片金黄挂满枝头,这都得益于以色列的滴灌技术,仔细查看,每一棵树下和花丛中都有细长的管道,滴灌拥有其它灌溉方式无法比拟的优点,由电脑任意控制,让水流和肥料通过管线和滴头,如自来水和电流一样进入千家万户,每一滴都起到它应有的作用。

  滴灌不仅用于绿化,实现了让沙漠开满鲜花的梦想,更创造了世界农业史上的奇迹,使以色列成为一个农产品自给有余的国家,农业成为国民经济与对外贸易的三大支柱之一,与以色列军火工业和钻石加工业并驾齐驱。

  八福堂,位于加利利湖畔,圣经中耶稣曾在此登山训众,他向世人指明八福真谛:虚心的、哀恸的、温柔的、怜恤的、渴求慕义的、清心寡欲的、使人和睦的、为正义而受逼迫的八种人是有福的,这座山因此得名八福山。

  教堂为1938年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兴建,沿回廊进入,金色的钟形拱顶下,八角形造型和八种颜色的琉璃窗标志着八福。

  教堂内朝圣的信徒在虔诚祷告,圣经中提到的神迹发生之处,在以色列都能够觅到踪迹,犹太人因此自视是上帝——耶和华庇佑的“特选子民”,将以色列称之为圣地和应许之地,世界各国的教徒不远万里,来到这个传奇的中东国家,感受心灵的洗礼。

 《约翰福音》记载,耶稣在此地用五饼二鱼喂饱了信众,当时约有五千男子,另有不知数量的妇女和孩子,在野地里聚集听主耶稣讲道,主施恩治好了当中的病人,到黄昏时,主叫门徒供应吃的给众人,这顿饭给门徒出了难题,人数这么多,何来的钱买食物供给众人呢?当时有一个孩童,带了五个大麦饼和两条鱼,本可以留给自己吃,或与家人分吃,但他却把“五饼二鱼”贡献出来交给主,主吩咐门徒请众人一排排的坐下,每排大约五十人,耶稣拿起饼和鱼望天祝谢,掰开分给众人,大家都吃饱后,主吩咐门徒收集吃剩的,免得糟蹋食物,竟装满了十二个篮子。

  穿过花园弯弯曲曲的小径,五颜六色的三角梅热烈奔放,眺望山下的加利利海,水天一色,波光粼粼,美不胜收。

  耶稣大部分神迹都发生在加利利海边,彼得献心堂于水边仅50米,相传渔夫彼得在此受召于耶稣并献出虔诚的心,成为门徒,最终在耶稣殉难后成为教会领袖。

  教堂中央的大岩石,相传耶稣就是在这与门徒们一起用餐,因此被称为“基督之桌”。耶稣站在这块岩石上对彼得说:你喂养我的羊。羊,即代表信奉耶稣的信徒,耶稣曾多次说自己是“牧羊人”,牧师的称谓即由此而来。基督教把世人喻为迷途的羔羊,而耶稣是引领世人走向天堂的上帝之子,基督的追随者就是圣徒,而教职人员便被称为牧师。

  风景宜人的加利利海,又称提比利亚海,虽称为海,实则是以色列唯一的淡水湖,低于海平面213米,仅次于死海,是地球上最低的淡水湖,发源于黑门山的约旦河,系以色列人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水。

  中午在加利利湖畔的餐厅,吃了湖中最著名的彼得鱼,烤鱼外焦里嫩,味道十分鲜美。当地人酷爱抽水烟,看他们腾云驾雾,水烟迷醉,享受其中,也是一种风情。

  餐后去往戈兰高地的本塔尔山,戈兰高地位于叙利亚西南,约旦河谷东侧,紧邻黎巴嫩,是中东最敏感地带,千百年来战争不断,战略地位至高无上,是以色列打死也不愿归还的军事要地,而叙利亚也绝不会放弃戈兰高地的拥有权。

  沿途有很多用废弃武器制作的卡通形象,造型可爱,是不是为了舒缓游客紧张的心情?

  戈兰高地海拔1165米,唯一的建筑物安南咖啡馆,因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曾来此而名。穿梭于昔日的战壕中,堡垒内有许多铁皮制作的士兵,不由得联想起炮火纷飞的战争岁月。对于喜欢探险的我,谨记儿子临行前的一再嘱咐,千万不许越雷池一步,在这里我是严格遵守的,因为至今铁丝网后仍埋有大量的地雷。

  高地中心距离耶路撒冷240公里,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60公里,黎巴嫩首都贝鲁特100公里,约旦首都安曼135公里,伊拉克首都巴格达800公里,埃及600公里,地标凸显戈兰高地位置之重要。

  对面的黑门山海拔2814米,现今是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分界线,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山那边就是黎巴嫩,约旦河发源于此山,源源不断注入以色列的加利利湖,在中东战争前归黎巴嫩和叙利亚共有,以色列唯恐两国联手切断唯一的水源,遂先发制人,于1967年发动六日战争,占领了黑门山南坡和西坡,解除了后顾之忧,面对往日的战场,心情不由得沉重。

  两位联合国的维和观察员,正用高倍望远镜监视黎巴嫩和叙利亚两边的军事情况,以便做出判断和报告,近期联合国再次推迟了撤离戈兰高地的日期,曾多次在新闻联播中看到报道,戈兰高地的观察员又遭到武装分子的扣留,安理会提出谴责,且常有人员牺牲,看来这份工作颇为危险,不好意思打扰他们,且在联合国维和车辆前留影为念。

  从戈兰高地俯视,以色列和叙利亚的边境线近在咫尺,透过望远镜甚至可以依稀看到大马士革,眼前的眼泪谷,就是中东战争的主要战场,多国部队曾浴血奋战,付出了大量的生命,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以不足50辆的坦克,击败了多于500辆的阿拉伯坦克,将这块土地纳入以色列版图。山谷中撒满了阳光,详和宁静,但耳边似乎仍回响坦克大战的轰鸣,深切感慨和平的来之不易。

  以色列,《圣经.出埃及记》中记载“流着奶和蜜的迦南美地”,自从踏上这块土地,时时处处感受其深远与魅力,被上帝亲吻之地,错综复杂的宗教,纷争不断的历史,流连美妙的风光,聆听先知的故事,沉醉谜一般的气息,触动心灵之旅,堪称一生中最值得一去的国家。

文字:超然

拍摄:超然

图文均系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允许不得使用,欢迎分享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