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一场旅程,每段路都会邂逅一些人陪你走上一段,无论喜欢抑或憎恶,缘深的同行的时间会长一些,缘短的反之,或长或短的交集之后,各奔前路,下一段,又会有新的邂逅。缘合故有,缘尽则散。看穿了,便不再希冀。

年少的时候,会为这些别离神伤,更不喜送别。长长的站台,缓缓驶动的列车,有人隔着车窗摇着围巾,有人追着跑,直到列车最后一节车厢消失在视线中;空旷的侯机厅,飞机呼闪着冲上云霄。。。。。无论送还是被送,临别回眸的瞬间,总是免不了帐然若失。所以始终极力抗拒这样的场面,因为很多人,说着再见,就真的成了永别。
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而实则,每个人无疑都有自己的路径要走,谁不是赤条条来,孑然一世?
近来偶拾朴树视频版《送别》,沧桑的声线,如泣如诉,几次都无可遏制地声泪俱下,荧屏对面的我如是。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情千缕, 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随着年龄的增长,内心的伤心事也会越来越多,人生就是这样,每一秒都是告别。”朴树说道。

24节气只剩不到两个了,明日是元旦,不日将是农历新年,2017便彻底翻篇了。连续一周总是夜半醒来。半醒之际,依稀记得窗外疑露成霜,夜空上那枚皓白的半月,以及右下角美人泪般璀璨的星子。一时间觉得现世安稳,人生似乎也没什么可耽著的了。
送别,送别过往,送别所有的人,事,物,情绪,故事。2018,极简主义。

净月
公历丁酉年最后一日

附朴树视频版《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