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三、四月,当印度洋的暖风顺着雅鲁藏布大峡谷到达西藏南迦巴瓦雪山脚下,就像事先约好似的,千万株桃花竞相开放,染红了峡谷两岸。与雪山相映,一红一白,告诉人们:又一个春天来了……。当得知G318已不再难,通麦天险已变通途,心,早已飞向那边,向着雪山,向着曾约定的那片桃花……

那一年的那一天,也是在这棵桃树下,面对雪山,说好不分手

苍央嘉措化作大鹏鸟,从然乌湖飞过,留下一串串情诗

晨光初露,照在青棵上,又是一个丰收年

在这晨光下,转经的人们,一圈又一圈,祈盼幸福安康

经幡随风舞动,像在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经文

果果糖大较湾,雅鲁藏布似乎舍不得南迦巴瓦的怀抱,不停回头

爱的誓言,也不过如此吧

门巴人的智慧,但我始终想不明白,三百多年前,他们是怎样在奔湧的江上架起滕桥的

围栏里,桃花下,青棵随风起舞

仍不住地按下快门

在藏地,每一个人都是有信仰的,随处都可见到寺庙,佛塔

雪映桃花,总觉是在仙景

在这彩色的世界里,老阿妈到底走画中人,还是作画人

318已不再难,通麦天随已成过去

这不是南迦巴瓦,是她西面的另一坐山峰,没查过,也就不知其名

即将通车的迫龙大桥

这才是南迦巴瓦,心中的神山,难得揭开了面莎,不管是为了那个约定,还是为了我的诚心

南迦巴瓦

面向南迦巴瓦朝圣的人们,每一颗心,都像身旁的桃花,纯洁,鲜红

这样的小屋,难道还不能把你留下

打开小屋的门,一眼所见

站在庭院,桃树高过了屋顶

后院,这里是真的世外桃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