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我喜欢大地上所有朴素的事物:泥土,庄稼,不知名的野花,原汁原味的民歌,乡戏,简陋的农具,草帽,纯棉织物……而这一切,只有乡村才有。我爱人来自农村,这就使得我有更多的机会走向乡野,去亲近自然。

  记得二十年前,我第一次随他踏上回乡省亲的路程。那时候,我就一直在想,那个叫作"三星村"的地方,该是怎样的一番景致呢?车子驶入村庄,我开始惊诧于它的美丽。只见远山如黛,烟波浩渺,一如我梦中的场景。我后来知道,那山是灵石山,那水便是远近闻名的福清东张水库。一路向前,随处可见错落的村舍,平整的田畴,蜿蜒的小径。你可以想象,那炊烟袅袅环绕的大地,背后暗藏着怎样的诗情与画意。

  乡村的生活是平和的。漫步在田间小道,常常会看到鸡鸭相嬉,犬猫互逐,牛背上立着黑色八哥。午后,古旧的村舍前,八十岁的老奶奶平静地坐在洒过水的地面上打着盹,手里的蒲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一只皮毛油亮的大黄狗见了我,伸了伸慵懒的腰身,算是问候了。

  乡村的生活又是贫穷的。炎热的夏天,老屋里闷热得像蒸笼。婆婆系着围裙,在灶台前忙碌,她的额头上早已是大汗涔涔,却舍不得开风扇。灯泡吊在老屋的中央,虽然已悬得很低,灯光还是微弱得可怜。那时候,每次回家,听的最多的是大姑和小姑的抱怨。不是为儿女们筹措学费的苦恼,就是在城里打工的种种纠结。她们被城市的向心力所吸引,又由于城市的排斥与拒绝而无所适从。所幸的是,每次叹息之余,她们也会笑着说,相信未来的某一天,生活一定会改变的。

  如今,二十年过去了,正像她们所憧憬的那样,生活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国家惠农政策的力度不断加大,特别是新农村建设的一系列举措出台,更是燃起了乡野人创造美好生活的渴望。愈来愈多的年轻人开始回归桑梓,他们开辟荒山,承包果园、鱼塘,经营特色旅游,在这片多情的土地上,挥洒自由,谱写着最美丽的人生篇章。
当然,我婆婆家也是分享到改革红利的一份子。老屋从里到外重新翻修了一遍,三哥家呢,索性矗起了五层楼的漂亮小洋房。大姑和小姑不再为生活而愁眉不展,她们的日子也是越过越红火。每当逢年过节,都会嚷着让我陪她们到城里添置几套时髦的花衣裳。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乡村的文化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了。如今,村里不仅有幼儿园、小学、卫生所,还有专门供老人活动的娱乐场所。遇着逢年过节,或哪家有喜事的,还会请来民间的闽剧团在村里的祠堂里唱大戏。老戏迷们早早来到那里,找一个绝佳的位置落座。锣鼓鸣响,梆子敲起,板胡的弦丝悠扬。他们会打着节拍,随着舞台上的老旦、青衣或武生,浅唱低吟。这是属于乡居生活的闲适与优雅。还有比这更甜蜜更令人向往的生活吗?

  "日子过得舒心了,更应该好好守护这里的青山绿水",这是深根于淳朴的三星人心中的执念。因为他们知道,三星村地处福清东张水库的上游,是东张水库的水源保护区,所以他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去保护这里的山川河流,树木花草。村里制订了村规民约和环境公约,全村800多户人家,家家响应村委会的号召,自觉参与环境卫生整治行动。村里配备了专职的保洁员,添置了多部垃圾转运车,垃圾每天集中转运到镇上去处理。同时,对村里的养猪场进行了大面积的拆除。如今,走进三星村,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气息会扑面而来整齐的绿化带,干净的道路,清澈的溪流,葱郁的青山,农家庭院里花红柳绿,像一幅幅画卷在人们的眼前铺展开来……

  为了不让这里的一草一木受到侵蚀和污染,他们舍弃"小账"算"大帐",敢于同一切可能造成环境问题的工业项目说"no"。他们因地制宜,充分利用广阔的山地,种植水稻,种植柑橘、枇杷、桃子等水果和黄椒、胡萝卜、山芋等时令蔬菜,坚定地走一条生态绿色经济发展的道路,越走越顺畅。
村里有一个面积1200多亩的红肉火龙果种植基地,是我市目前最大的红肉火龙果种植基地。由于这里地理位置独特,水质优良,产出的火龙果清甜爽口,很受欢迎。基地专门设立了体验项目,集观赏、采摘、品尝于一体,游客络绎不绝。除此乐趣外,还可以感受垂钓、烧烤,品味自助土灶等山野乐趣。如果不急着离开,建议一定要到距此500米左右的灵石山去看一看。

  灵石山是国家森林公园,一座天然的大氧吧。这里古树参天,溪流潺湲,自然资源十分丰富。在灵石山松涛贯耳、修篁滴翠的浓荫之下,常能碰到大鲵、白鹇、苏门羚等许多珍奇动物出没其间;龙潭密林里,画眉、雉鸡、长尾哥等飞禽婉转鸣唱;小山羊、麂子等走兽舒卷慵卧。丰富的物种昭示着这里是一片净土。

  灵石山下的蝴蝶溪,我每年都会去好几次。四时风景,变幻莫测。蝴蝶溪是灵石山的主要支流和唯一的出水口。它像一条美丽的缎带,环绕着灵石山,逶迤十里,注入大水库。由于吸纳了九峰八涧的天地精华,因而水质清澈澄碧,水量充沛。七八月间,是蝴蝶溪最美的时节,溪崖的两畔繁花点点,溢翠飞红,蝴蝶翩跹,真是美轮美奂。

  灵石山还有着许多美丽的传说。《灵石山志》有云:"相传山上有一石,手摩之有异香,故名。"千百年来,它的神秘感吸引无数文人骚客为之魂牵梦萦。据说,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曾三游灵石山,流连忘返,前后居住达半年之久,留下了"灵石山"、"蟠桃坞"、"苍霞亭"等珍贵遗墨。明朝内阁首辅叶向高、著名学者曹学佺、何乔远等名士都曾在此留有名篇佳作,诗书题刻,为山林添辉。

  如今,三星村已成为我心灵的一个栖息地,当我想从城市的高楼林立中移目,从公路的汽车尾气里逃离,"偷得浮生半日闲"时,我便会很自然地来到这里。我很享受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极目远眺的幸福。春日的阳光下,我看到了东张水库湖畔,那大片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向我汹涌而来;初秋的夕照里,我也望见过灵石山如岁月老人般沧桑肃穆的表情,远山近水,都带给我深深的关于生命主题的沉思与冥想。
夏日的夜晚,清风徐来,花影婆娑。有时候,我会悠闲地躺在一张竹床上,望星空。天很低,清澈通透,星星闪亮。我心里装的,尽是满满的欢喜。那一刻,我忽然很相信艾略特写过的一句话:"村庄是一个人的归宿。"

  记得有一次,我思虑良久,突然对我爱人说:"退休以后,我要在这里建一座民宿,我会把它建成标杆的特色民宿。"这话惹得他喜不自禁。
是的,那是我的自由理想王国,也一定会是你心中的世外桃源。怎么可能不是呢?
我们虽不养鸟,每天清晨都会有鸟语盈耳;无需挂画,门外有一幅巨画名叫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