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年末,一个段落。手机内存再大,总要删摘。年复一年留下的,大都是近些年西北的图景。这些图景与文字,记录行走的轨迹。就像庭院的石和盆景,无关行业,无关摄影,相关生活,一种饭后的留记。

每年的行走,新疆成为行走的主题。作为过客,看沙看戈壁,久了,成为一种习惯。在无人的世界,在广袤的旷野里,车随路转,随风随沙随之空行。

大美疆土,雪山草地,黄沙戈壁。新疆,最美的树是胡杨。每一地,胡杨深入记忆。有些过往,至今仍余音绕梁,清晰如临。一路走来,胡杨给人震撼,惊奇。

多年前看过一篇报道:

"地球上百分之九十的胡杨在中国,中国的胡杨百分之九十在新疆,新疆的胡杨百分之九十在塔里木。"

感谢沿途的战友,朋友,向导,给予的支持和帮助,圆行游新疆,深度重温故地之梦。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回顾沙的意义,发图分享第二故乡胡杨风景,祝愿亲朋老友,在新的一年,快乐安康,万事如意。

晨曦沙山

故城

古村

  夕阳映照古村落,这里住着最古老的维吾尔族。想进一步近距离地了解古村落的神秘,可惜用汉语交流无法进行。看着用土垒的屋顶,明白因为这里从来不下雨,屋面如果盖瓦是种多余。

我的馕饼我的瓜

路过村囗,两旁有几间用来卖瓜的简易土坯房子,瓜季过后空无一人。往前数百米,忽见一瓜摊和卖瓜的老人。相问,老人懂些汉语,大意是这个地方瓜就这些了,需要你自己秤好报个数带走,在旁边桌上吃也行。完毕将钱交过去,整个过程,不看秤,对我们充满信任。

回程停留奇克台小镇,二块五一个的馕饼再次印证,新疆物价超级实穗。

曾经随处可见的毛驴,发展变迁,要想再见,已不容易。

热情的塔里木沙漠向导

  很多到过库尔勒的人都知道,距轮台70多公里的轮南镇,有一个中国最美的胡杨林公园,尉犁有一个罗布人村,与博斯腾湖闻名。而很少有人知道,离公园几公里,在此有一条顺河而下的原始胡杨林隐秘便道。在向导带领下,从这条局外人不知的路至罗布人村,穿越其中就像穿越时空。2百多公里的胡杨美境,它涵盖塔里木胡杨的各种绝美。沿途的胡杨在沙丘.在河床.在沟谷。千姿百态,美轮美奂,胡杨牵引你,勇往直前,将你燃烧在整个行程。

层林尽染,地广人稀的疆土。在静谧苍穹的塔里木胡杨林,独旅风景。终于,遇见几位新疆人作背景。

风景在听觉,在视界。

第一次听这首歌,让我想起离队时脱下的特装。队长说:你穿过的这件羊羔皮,一根杂毛都没有。交70元申报处理,带回去你留作记念。整个行囊只有130,如果买了,路费从新疆就不够绕道延安,回不了四川。

多年以后,与同伴将辛苦挣来的钱,全部在牌桌竞技中变成爱的奉献。在茶楼楼梯间行离,听自己的沙场。突然原林业局北面,环保局120轰隆声与歌声共鸣。博击人生,目睹过程,那是我一生想书写的记事。时光记忆,岁月成河,那时的河岸春风杨柳,俗称柳堤。
后来,再后来,2011年在北京听医生,教授讲医学故事,走居庸关,路上的节奏再次与歌相遇,我以为城墙是沙场。尔后,走过木里,走过阿里。远赴塔河,丈量彊土。黄沙胡杨,风沙成歌,节奏成曲。原来,初冬胡杨,落叶相逢。原来,戈壁沙漠,才是沙场......


断章

大漠孤日远,胡杨暮色昏。

极目阅沧田,桐叶意可追。

忘戈

2017

夕阳落下,暮色装饰了胡杨,当余辉映黄天边,余光中的胡杨,更加挺拔。

用风语

在耳边

诉说

你来不来

我都在这里

空灵中

远处

有梵音传来

化作

呼唤

仿佛

冥冥中

那些

逝去的

熟悉的

曾经的

老友

化作胡杨

用千年不朽

在此挺立......

 归去来兮,

顺着夜色驶向尉犁。

回望胡杨,

来了,走了。

来去之间,

我怎能不来?

我来了,

从前叶子没黄我就来过。

而且

我还会再来,

因为

这里是"我的沙场"。

胡杨,

走过,路过。

胡杨,

用千年的凄美,

谱写繁华。

用不朽,挺立天地。

胡杨

新疆最美的遇见!!!

致我的断章

初冬

风起

一念之间

向西

千山日近

再次从轮南

沿塔里木河

奔向旷野

置身胡杨

走向自己的沙场

胡杨

这种致命的美丽

在瞬间

象一把刀

用千年的底蕴

将人破碎

我努力

挣扎在塔里木堤岸

用不羁

将思维清零

一切的努力

毫无意义

在层林尽染的原始林

不可替代和复制的美景

如沼泽

倾刻

将我

陷入

我被左右的金黄

淹没

淹没在无人的世界......

塔克拉玛干沙漠

用极致和惊艳

牵引我

走向

自己的沙场

将灵魂深埋沙丘

与金黄共舞

我和躯体

一片空白

在空白中

想起

狼坑肉和饼

想起哈密瓜

柳树泉无人居住的营房

想起

罗布泊

故城

沙山

古村落

还有

沙山下

风吹草低的牛和羊
和八航校最后的
留守毛德虎
想起
胡杨

三千年

六千年

九千年......

此刻

岁在年末

拾几张塔河胡杨叶子

将岁月把盏手间

在宁静中散落

如童话般越过天山

与盛开的雪莲

随风随沙

飘落柳树泉

如此

2018

人在胡杨里

祝愿

胡杨在你梦里......

忘戈2017/12/29

于会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