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017年的新开始,和几个同学在太古里拍照。倪小妹灿烂的笑容定格在镜头里。

2月

腊八节,和几个朋友到文殊院去喝粥。来喝粥的大多是老人,他们一边聊着天儿,一边喝着甜美的粥。粥香和香火气息混在一起,让寒冷的冬天多了一份暖意。

雪花纷飞的西岭雪山,留下了我们的脚印和欢歌笑语。

大年三十的菜市场。弥漫着比往日更浓的生活气息。年,意味着旧的告别,新的开始。

冬日的西湖虽不见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绝美,但残荷夕阳古亭,却是另一种味道。湖水宁静而清澈,千百年来滋养着众生,看着万物一世世的循回。

3月

春天花会开。斑斓的色彩刺激着我们的感官,有一种生命的活力。

家里的几个苹果被时间画上了皱纹,拍出来有一种油画效果。

4月

油菜花开了,花香伴着琴声,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鱼儿看不出忧伤,不停的游来游去。

春天,一树梨花开,春意盎然。

5月

初夏,和同学们去水街拍照。我穿了一身老式的衣服,给大家当麻豆。

铁象寺,静寂温和。火苗在安静地跳舞,一束花倚着窗户想往外看。时间被温暖包围,像凝固了一般。

6月

学跳舞的女孩子们。每一份成功都凝聚着无数的汗水和付出,生活没有捷径。

不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感受它们细微的存在,不被遗忘,也不曾存在于世上。


7月

盛夏,去望江公园用多重曝光的方式拍了一组墨竹。

看着镜头里的竹,想起小时候画竹,喜欢饱含墨汁的毛笔在纸上胡乱勾出竹叶的随意,有一种我的竹子我做主的感觉。再后来,竹便在我印象中淡去了。说不上喜欢,只觉得它朴素自然挺拔,让人舒服。

  面具这个主题是一个朋友提议的。我们拍了很多,各种表达方式。

失去了白天日光下面的面具。空洞的没有任何表情。

穿越城市,穿越时光。最难穿越的是自己。

8月

每年夏天都和同学去拍荷花。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一个朋友的女儿,可爱的像个小精灵。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寒山寺因为当年张继的这首诗声名鹊起,香火不断。而岁月如梭,身处当中,却怎么也寻不了当年作者孤寂的情感共鸣了。唯寺里亘古不变的钟声,空灵悠扬。

9月

从楼上往下望去,马路和汽车都变成了模型。真实的生活看起来像一场游戏。

夏日的云,瞬间万变。觉得它们在呐喊和奔跑。 生命的闲静与躁动,真实的在镜头里跳跃。

我看见鱼儿在天空上飞。


小时候,住过弄堂,对四合院也熟悉。在老镇子上看见这些似曾相识的画面,童年的模糊记忆又清晰了起来。


我们无法预见哪天会以何种方式,再度见到过去看见的事物。然而,当我们看照片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蓦然意识到不可逆转的时间带来的宿命,以及这个宿命带来的意识上的震动。

10月

色彩斑斓的夜晚,总有孤独的人在角落。

深夜酒吧,模糊。

摘下面具,戴上面具。
面具也模糊。

两朵枯花和一个酒杯的影子在浴缸的水波纹上快速的变化着,突然就有了点禅的意味。

因为给N+拍照,接触了CrossFit。太喜欢这种氛围,力量带给人的是生活的底气。

11月

日本的名古屋。我们坐地铁坐大巴,坐高速,逛早市逛菜市场,骑自行车,去参观各个不同的博物馆,美术馆。想用最贴切的方式去感受这个城市的真实。对于拍照反而没有那么刻意了。

深秋,鱼儿不觉冷,搅动着池塘里的水。梧桐叶已经枯萎,一些梧桐果高高的悬挂在树上。去掉了色彩,梧桐剩下了写意。

如果,我用光线给自己戴上面具。

也许,我就会不认识自己,也许,我会透过光线看到另一个自己。

12月

漫长的冬天来临。荷花留下了莲蓬的影子,荷叶经过一个夏天的洗礼,卷曲成了生命中最好看的姿态。

我们是大自然的合体。大地一哭,泪水就会灼伤我们。一切都是因缘和合,可我们还在无止境的索取。

站在枯萎的荷塘,青春依旧美好。

记忆里青春很薄,风一吹就烟消云散。
记忆里青春很厚,岁月凝成刀。

拍照的时候总是想要把自己融入到里头,让照片承载一种意识和审美,承载一种认知 。这种体悟、交流和表达让我着迷。对我来说意义更重要的也在这儿。

2017的最后几天,用荧光笔画了这张画。谢谢2017年我拥有的一切,谢谢日子让我感受到那么多幸福。
不管你愿不愿意,时光不会停止。
2018,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