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是一部沉厚而又悲怆的史书,里面承载着无尽的苦难与无数痛彻心扉的故事,在往昔与未来的交替中,它是一部色彩斑驳的血泪史。而她赋予我们的母爱,却如同中华民族五千年璀璨的文化底蕴,把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遗留下来的所有美德与大爱凝聚于一身。


母亲,在痛苦的磨难与艰难的岁月中,正慢慢的度过了她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在她走过风雨摇摆的日子里,她一直用她坚韧与顽强,几十年如一日精心的呵护着我们。时至今日,已七十四岁高龄的她,还在用她那不知疲倦的脚步,为我们的生计而四处奔波着,从来没有任何怨言,无怨无悔的为几个女儿付出她毕生的心血。在浩瀚的宇宙中,在广袤的大地间,她给予我们的那份真诚与善良,那份无私的情与爱,那份崇高的奉献精神,像座永不熄灭的灯塔,傲然耸力的驻守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向我们诠释着生命力量与意义。

母亲的苦难,大多数来源于风云变幻莫测的世界,来源于她所经历的动荡不安年代和家庭突如其来的重大变故,她所能承受的和不能承受的,都一起如寒风刺骨般的向母亲侵袭过来。母亲出生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经历了内外忧患的抗战内战,经历了惨绝人圜的严重自然灾害,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还有就是那让人累趴下的联产家庭承包责任制,此时的世界是千苍百孔、满目苍夷,民不聊生,母亲的命运一直命悬一线,她的生活随着岁月的变迁而变迁,她的命运随着国家的沉浮而沉浮,她尝遍了人间的疾苦,受尽了人间的折磨,她一直在命运的沟壑里与之勇敢的抗衡,可以说,母亲的童年是在炮火的洗礼与饥寒交迫中度过的,她一直在人生的道路上艰难的行走,母亲的一生坎珂而又曲折,却背负着与命运不相尽同的责任,辗转着那份无奈与凄凉。   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姥姥就去世了,相续不久姥爷又得了精神疾病,此时的母亲,就像是田野里的一朵苦菜花,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悄然孤苦的成长,在那悲悯而又暗无天日的年代,能苟且残喘的生存下来已经是奇迹了,母亲也许是过早的承受了人间的疾苦从而铸就了她后来的坚强。
家庭的重大变故并没有影响到母亲的求知欲望,在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里,她常常到街上去捡废品,变卖后以换取零薄的学费,就这样,母亲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靠自己微弱的力量完成了学业,年少的母亲,是独立的,是坚强的。

  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母亲找到了属于她的另一半,也就是我的父亲,但好景不长,母亲就被下放到农村去当了一名赤脚医生,父亲的职业良好,在外县当警察,但因那时路途遥远,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对百里之外的母亲照顾不到,于是,父亲不得不放弃在外稍好的条件而回到了物质匮乏农村,当了一名乡村教师。就这样,两个刚起步的年轻人,不懂得劳动生产,不懂得生活,还没来得及筑建她们美好的梦想,就这样被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开始了她们艰难的、新一轮的人生旅程。 初到乡下,母亲没有住的地方,处境异常的艰难,无奈之下,她不得不亲手筑建她的巢舍,老家现在的二处老房就是父母亲手建造的,土坯屋,各四间。当建第二处房屋时,那时我已记些事,记得那时,盖房子都需要自己准备材料,需自己动手切土坯,制作土坯的过程就是用巨石反复碾田间的泥土,直至把其碾硬而平,然后,在用笨重的踩刀把泥土切成无数的长方块,土坯每块都重达十多斤,切完后搬起晒干,在一块块的给摞起来,然后拉回家就可以盖房了,可见,单是制作土坯就异常的艰辛。

碾土坯时,父母俩吃力的、举步维艰的像老牛似的拉着几百斤重的石磙,缓缓地绕着田间一圈又一圈的碾着泥土,在炙炙的烈日下,父母头上大颗大颗银色的汗滴,顺着父母的头额流到了他们的眼里、脖子里,接着又流到了衬衣里,全身被汗水浸透像是刚淋了场雨,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在前面吃力的、吭哧吭哧的哼着小调,因为用力过度,头向前伸的老长,母亲累的也喘着粗气,但却是笑咪咪的,身后的巨石好似与他们无关,看着他们是如此的快乐,不懂世事的我们,也被她们这种乐观豁达的精神所感染,连蹦带跳地围在父母的身旁幸福地旋转,偶尔帮父母拉下绳索,如今想起那个情景总是让我茫然若至的摇头苦笑,因为那时我们太年少,根本就不知道父母此时的身体已经是严重的透支,正承受着痛苦的煎熬。 房子在父母辛苦的操劳下,终于给盖起来了,父母用她们勤劳的双手,用他们点点滴滴的血汗与智慧,为我们筑起了一道绿色的长城,我们姐妹几人的童年就是在这几间土坯屋里快乐的度过的,虽简陋,但干净,整洁,舒适、温馨,我们虽过着清贫而又简单的生活,但父母那种吃苦耐劳、高贵不屈的精神却使我们终生受益,对我们的今后生活也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在男尊女卑的年代,封建社会所残留的文化与习俗,倾轧于重男轻女的思想达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根深蒂固的在人们思想上牢牢的套上了沉重的十字架,成为了不可逆转的趋势,母亲也成为了时代的牺牲品,因为母亲生了四个女儿 。母亲在相继生了四个女儿之后,不顾世俗的偏见,顶着各方来的压力,打破了这可悲的思想禁锢,不在要孩子了。在农村,家里没有男孩是会被人耻笑和歧视的,何况那时的农村,家家都有男孩,有的就是生了十几个也要生出个男孩来,但母亲没有满足世俗的口味与眼光,没有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没有拿她的健康做赌注,更没有去亵渎和鄙夷自己的孩子,母亲很珍惜我们, 她全心全意的照顾着我们。

母亲的行为是高尚,母亲用她厚德载物的美德与无私的大爱精神,谦卑地包容了这一切。当然,母亲的一切行为也是靠父亲来支撑的,母亲常说,父亲一生最高贵的品质,就是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过她生的都是女儿之类的话,在那个年代,父亲能有这样舍出的精神是多么的不易呀?可想而知,父母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浓厚。父亲的思想也极度的开明,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们任何一个人,反之,他却视我们为他的生命,他的珍宝。父亲的感情非常细腻,农村体力活多,但他从不舍得让我们干体力活,没事时只是让我们自己多看书和写字,百般的宠爱着我们,而他自己却默默的承担着一切苦痛,一味的为我们姐妹几人无悔的操劳着,在今后的岁月中,他用他的所有行动证明了他对我们的爱,是那么的深,那么的浓,那么的真。
在农村实施集体所有制期间,因为土地是大家一起共同经营,统一分配,所以在职的父母不用下地劳动干活挣工分,他们只管做好他们的工作就行,但自从实行联产责任制以后,家里的情况就发生了翻天地的变化,父母为了我们生活的更好,也分得了六份田地,还有几块菜园,如此一来,父母就要一边工作,一边还要去田间地里去劳动,因为我们家没男孩,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父母的身上,母亲更是了得,经常帮父亲干一些只有男人才能干的体力活,但她从不叫苦也不叫累,特别是农忙的时候,那更是忙的不可开交,一边还在地里劳动,另一边就有人来请母亲去看病,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母亲一直在我们附近十几个村落里和我们的田地间来来回回的奔波着,成天风尘扑扑,几乎没有一点闲的时间。
更甚者,母亲乐善好施,那时的农村家庭普遍的都很贫困,相对而言,我们家条件稍好些。她行医赚钱不多,只向人收取微薄的利润以补贴家用,当家里来了实在是很可怜的病人看病时,妈妈干脆就不收钱,不但不收钱,还给病人拿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如碰上吃肉,就是自己不吃也要给别人端上一碗,还有些老乡,只要一有困难就来找母亲,比如借钱借物之类什么的,只要母亲能够解决的,她就尽她最大的力量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母亲善良的美德与乐于助人的精神,在我们当地受到了大家的尊重,为了回报母亲,那些纯朴的村民,常自发的来帮母亲干些田间地里的活儿。在耳濡目染中,母亲伟大的形象在我的眼里渐渐清晰起来,她是我们做人的榜样。

等我们上完各自的学业,相继有了工作,又相继结婚生子之后,母亲不顾自己年事已高,亲自抚养着第三代宝贝们。这期间,母亲的付出的辛劳和汗水是不言而喻的,但她说她是快乐的。此时的母亲就像是一个支点,只要她一颤动,她就能颠覆我们整个的人生以及幸福的生活。岁月的磨蚀,生活的重负,并没有压弯母亲那挺拔的脊梁,母亲的脊背依旧是那么的笔直,身体依然是那么的健康,精神依然是那么的抖擞。

前大半生,母亲把她所有的力量都释放到了家庭里,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我们的身上,对父亲的照顾并不多,所以父亲生病了,母亲很自责,我们姐妹几个也一样,婚后只顾自己的小家庭,却忽视了一直视我们为生命的父亲,忽视了父亲的身体健康,我们一直认为父亲很伟岸,是能守护我们一生的守护神,直到父亲生病了,倒下去了,我们才幡然醒悟,父母终归会老去,会离开我们的,而我们,却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他对我们的爱。
在父亲生病期间,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能时刻的陪在父亲的身边,所以照顾父亲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一人的身上,母亲变的更加坚强了,家里里里外外都是母亲一人操劳着,不离父亲左右,可是,母亲的细心照料并没有挽回父亲宝贵的生命,很快,父亲就永远的与我们永别了,在那一刻,母亲的心理防线瞬间轰然崩溃,她真的快要倒下了,无论是在多么困难的时期,我都没看见母亲这样的痛苦过、悲悯过、憔悴过,我知道,谁也无法替代她心中的那份悲伤。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父亲供养给我们的爱,随着他的生命消失而消失,而母亲的那份爱,却有增无减、不绝如缕的在我们的身上延续,母亲是真的老了,她那满头的丝丝银发,沾染了多少风霜,多少泪呀?看着她脸上被岁月所风干的皱纹,被风雨剥落留下的沧桑,我的心在痛苦的煎熬着,母亲在荆棘艰难险阻的道路上行疾的太久了,她一直在呼吸岁月和人事所留下的悲怆,已然是心力交瘁,却从没有停下来歇歇,但唯一不变的,就是对我们的爱。  

  母亲还在风云变幻的世界里孑然一身的行走着,带着她的故事,带着感动,带着一身的疲惫,续写着爱的诗篇,是呀!当我们风雨兼程、身心俱碎地走过那漫长的岁月时,蓦然回首,我们会发现,震撼灵魂深处的往往是生活中的细碎,是有人为你默默地奉献着毕生的精力。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过“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而对于我来说,母亲,就是那尊永不熄灭的火炬。